• <td id="4km6i"><rt id="4km6i"></rt></td>
  • <td id="4km6i"><kbd id="4km6i"></kbd></td>
  • <table id="4km6i"><noscript id="4km6i"></noscript></table>
  • 搜索
    搜索

    關于我們

     

     

     

     

    商務合作

    電話:010-64121781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安立路28號院15號樓102室

    版權所有 ? 1999-2018 北京云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京ICP備18033844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北京

    FF陷控制權爭奪漩渦

    作者:
    關喆
    2018/10/11
    瀏覽量

      10月7日晚,一則來自恒大健康的公告讓整個汽車圈瞬間打起了精神。

      恒大健康在公告中指責賈躍亭在短短半年內花光了恒大提供的第一筆認購資金8億美元之后,利用其在董事會多數席位的權利操控公司,在沒達到付款條件的情況下,要求恒大提前支付第二筆投資7億美元。并以此為借口,于10月3日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恒大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并解除所有協議。

      10月8日下午,FF發表了官方聲明“喊冤”,稱賈躍亭并未操控公司,提起仲裁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未能履行補充協議規定的內容,拒絕兌現向 FF 支付任何額外資金的承諾,反而試圖獲得對 FF 中國和 FF 所有 IP 的控制權及所有權。在這期間,恒大也阻止 FF 接受任何來自其他來源的直接融資。

      關于雙方所稱補充協議的具體內容,在仲裁完成之前外界還無從得知,但能夠確認的是,此時距離恒大正式入主FF僅僅3個多月時間,8億美元的“聘禮”甫一花完,雙方辛苦維持的美好關系便分崩離析。

      一切變化得太快。從親密無間到對簿公堂,恒大與FF究竟是不是現實版的“農夫與蛇”?雙方糾紛的核心到底是什么?

     

      短暫的蜜月期

      時間回到去年11月。香港時穎公司與賈躍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正式成立合資公司Smart King ,全資持有FF香港與FF美國。時穎出資20億美元獲取合資公司45%股權,以賈躍亭為代表的FF原股東占合資公司33%股權,剩余22%歸屬管理層。合資公司股東會投票權采取AB股模式,賈躍亭等原股東方享有“1股10票”的權利。

      今年6月,恒大全資收購時穎,正式成為FF最大股東。協議顯示,3年內,恒大須分3次向FF付清20億美元,分別是2018年底支付8億美元、2019年底支付6億美元、2020年底支付6億美元。而早在5月25日,時穎已提前支付完畢2018年底前應支付的8億美元。

      今年7月,許家印應賈躍亭之邀專程到洛杉磯的 FF 總部視察。根據 FF 官方說法,許家印對于 FF 全球領先的產品、技術以及 FF 91 的內外飾設計等給予了高度肯定。彼時兩人還是一副“你儂我儂”的親密形象。

      轉折發生在8月。恒大法拉第未來智能汽車(中國)集團在廣州揭牌,揭牌之日,恒大FF的高管團隊也同時亮相。恒大集團總裁兼法拉第未來集團董事長夏海鈞,恒大高科技集團副總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長兼恒大FF中國董事長彭建軍,恒大高科技集團副總裁兼恒大FF中國總裁袁仲榮,恒大FF中國COO高景深等一眾高管悉數到場。

      彭建軍在現場豪情滿懷,稱未來十年公司將在國內建設五大研發生產基地,十年后年產能計劃達到500萬輛。這無疑是個宏大的目標。要知道,2017年,大眾集團在華銷量才剛剛突破300萬輛。

      而這一宏偉目標并未得到賈躍亭等原股東方的見證。相關報道顯示,揭牌現場未見賈躍亭,也沒有太多美國FF的高管出席,到場的少數人中絕大部分都是不久前由恒大招致麾下。

      兩個FF的事實在8月底得到了再次印證。在FF 91預產車的下線儀式上,賈躍亭、負責制造的高級副總裁達格·雷克霍恩(Dag Reckhorn)和其他一些核心團隊成員先后亮相,但并沒有恒大集團高管的身影。

      至此,恒大與FF之間的矛盾被逐漸擺到臺前。

     

      一山難容二虎

      “許家印太過強勢?!彪p方沖突升級后,一位FF內部人士曾向媒體吐露心聲,但并未暴露更多細節。

      許家印不可能不強勢。作為地產界大咖,許家印正是靠強勢將事業越做越大。曾有媒體報道,2015年11月亞冠決賽之夜,廣州恒大隊正是在未征得贊助商東風日產同意的情況下,強行將球衣胸前廣告更換為恒大人壽。許家印顯然是算計過多的,廣告效應帶來收益遠遠大于違約損失。利益面前合同根本一文不值。

      入股恒大之后,許家印的強勢本性顯露無疑。據內部人士透露,在恒大正式入股FF之后,恒大曾要求FF中國位于北京,上海的員工盡量遷往廣州,同時FF中國的員工也執行恒大的薪酬體系,還在廣州工廠建設中修改了部分施工方案。從恒大法拉第集團的成立也可以看出,其高管多由恒大委派,幾無賈躍亭做主的痕跡。

      再來玩味FF聲明中所說:“恒大不應該一方面拒絕支付資金,另一方面享受補充協議生效后的權益,包括接管 FF 中國的大部分經營管理權?!焙苡锌赡?,恒大提前支付第二筆投資的條件就是,接受恒大中國的大部分管理權。

      其實,早在恒大與FF最初簽訂認購協議之時,許家印就留了后手。他為賈躍亭的AB股模式設立了對賭協議:若賈躍亭無法兌現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首批量產車型的承諾,雙方角色立刻互換,賈躍亭將完全失去對FF的控制權。

      許家印到底是單純投資還是真想造車?也許答案更偏向于后者。從入股FF到豪擲144.9億元入股廣匯汽車,他的實際投入遠不止真金白銀,還有南沙40萬平方米的土地,以及難以數計的政府資源。許家印身家豐厚,退出FF并不會傷筋動骨,但在付出了這么多之后,他顯然不會輕易放棄掌控FF、從地產商轉型為新能源汽車制造商的機會。

      但話說回來,賈躍亭也并不是任人宰割的肥羊。要知道,從2014年賈躍亭宣布進軍汽車行業起,FF便已經成為了其孤注一擲的全部身家。為了造車,他甚至不惜拋棄泱泱樂視生態,8次上失信名單,讓山西老鄉孫宏斌灑淚。為了保證自己對FF的控制權,賈躍亭甘愿押上一切賭注。

      以目前的狀況來看,FF全球由賈躍亭掌控,FF中國由恒大掌控,但這給FF一直堅持的“中美雙主場”戰略埋下隱患。一山難容二虎,當搏命的賈躍亭遭遇強勢的許家印,一場“控制權”之爭在所難免。

      因此,賈躍亭之所以鋌而走險,很有可能是因為意識到量產承諾難以兌現,擔心FF主權易手,因而先發制人,意圖引入有新的投資者,把恒大的股份攤薄,甚至踢出局。

     

      下一任金主是誰?

      有人將這場鬧劇譏誚為現實版的“農夫與蛇”。賈躍亭最困難的時期,許家印挺身而出,雪中送炭。當危機過去,賈躍亭卻想甩開許家印,獨自上路。

      但賈躍亭不得已而為之的這筆生意究竟是否如意?資料顯示, FF在中美兩國擁有專利共計384項,位列第三,僅次于前途和蔚來;在智能網聯方面擁有專利110項,位居造車新勢力第一位。與此同時,FF在全球擁有千人級別的科研團隊,實力不容小覷。正因為如此,賈躍亭曾希望FF的估值可以達到80億至100億美元。

      但恒大僅用20 億美元(還是分期付款)就獲得了 FF 45%的股權。從財務上看,投資達成之后恒大股票一頓暴漲。從戰略上看,汽車行業門檻不低,恒大抄底FF,付出的代價并不算高。

      由此看來,從一開始就有隱憂存在:賈躍亭或許并不覺得這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但此時與許家印翻臉,勢必會對FF91的量產帶來不利影響。有美國媒體報道,FF已經再次出現了斷炊的問題:“至少已經有三家供貨商已經向政府提出申請保全財產,這些供貨商已經數個星期沒有收到款項,其遭遇的拖款理由與此前法拉第未來在上一次資金斷流時(2017年)手法如出一轍,即包括公司財務離職、支票需要簽名等方式拖欠款項?!?/p>

      對此,業內人士猜測:“會不會是找到了新的錢,覺得可能度過了最難的時候,所以想和恒大分手?!盕F聲明中“恒大也阻止FF接受任何來自其他來源的直接融資”一言似乎從側面印證了這一點。

      賈躍亭個人充滿爭議,但單從產品層面看,FF91及FF81車型的先進性在汽車圈還是有著比較正面且一致的評價。從這個角度看, FF或許并不難找到下一任金主。

      有消息稱,9月19日,美國智能電動汽車生產商Lucid Motors收獲了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資基金超過10億美元的投資。而Lucid公司最大股東就是賈躍亭,持股比例40%左右。在恒大投資FF之前,賈躍亭是FF和Lucid兩家美國造車新勢力明星公司的大股東。

      如果真有新的投資,下家會是誰?我們不妨大膽推測,這個投資者很有可能來自中東。

      前有孫宏斌投資樂視失利,如今恒大與FF的合作又生變故,不免讓人唏噓。曾讓孫宏斌哽咽落淚的賈躍亭,又是否會再次令許家印“絕望心碎”呢?

      恒大與FF究竟誰是誰非,還需要等待香港仲裁中心的裁斷。賈躍亭能否借此拿回控制權還是未知數。但無論結果如何,從中看到的是商業的殘酷真相。

    相關推薦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特別策劃

    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_男模裸体裸茎自慰网站_印度女人狂野牲交_性色A∨人人爽网站HD